首       页 新闻中心 行业专家 学员风采 在线考试 证书查询 求职信息 人才招聘
专业课程 风尚前沿 礼仪课堂 形象设计 形体训练 论文中心 教学工具 下载APP
  人物排行榜
  资格认证
   美甲师
   礼仪培训班...
   形象代言人
   模特
   形象礼仪讲...
   礼仪主持人
   陈列师
   室内设计师
   包装设计师
   会展工程师
   品牌经营师
   广告策划师
   礼仪培训师
   形体顾问
   艺术摄影师
   形象顾问
  课程推荐
·
·
·
·
·
·
·
·
·
·
·
·
·
·
·
·
·
·
详细信息  

打击网络黄牛,平台不能做甩手掌柜
信息类别: [公共形象设计-公关]  浏览次数:448次   发布日期: [2018-9-10]

       网络黄牛泛滥,作为第三方平台,一些挂号APP绝不可以当甩手掌柜,而应建立起严密的审核、检测机制,将黄牛堵在平台之外。

       黄牛的泛滥,可以说是近年来社会上的一块牛皮藓。无论是在排队取号的线下时代,还是在移动互联网的线上时代,他们都堪称“打不死的号贩子”。

       为了打击线下黄牛,北京卫生部门近年曾推出“非急诊全面预约”挂号改革“新政”, 拉开了“PK”黄牛党的序幕,患者可通过 “京医通”微信、自助挂号机、电话等多渠道,实名预约7天内号源。这为患者提供了方便,同时一定程序上也舒缓了黄牛排队抢号的“盛况”。

       不过很快,据新京报报道,“与时俱进”的号贩子也转战到挂号移动终端抢号,各种挂号APP平台也随之诞生。一边是患者预约挂号难,一边是号贩子接单代挂,号贩子和一些挂号平台基于“互联网+”炒号,平分暴利。一名资深号贩称,除了替人抢号,他们还自己挂号抢占号源,在APP上找到买主后,退号刷新再买入。

       黄牛难题卷土重来,只不过是换了战场而已。线下预约挂号转到线上,本来是为了打击黄牛倒号、方便患者就医,如果患者在线上挂号中,处处需要金钱“通关”,这岂不是方便了黄牛?从报道可以看出,黄牛摇身一变,成了“就医助理”,倒是有一种洗白的既视感。在记者暗访中,一位“就医助理”便称,“现在我们也不去医院排队,都在网上抢号。”

       在这种语境下,就不得不把网络黄牛赖以生存的APP平台拎出来,它们俨然已经成了黄牛进行违法活动的“掩体”。

       几乎所有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平台,都热衷于称自己是第三方。现在市场上出现了一些代为预约挂号的APP、网站,但作为预约挂号的第三方平台,同样需要保障自己的平台不能成为黄牛实施违法行为的温床。

       报道中提到,一些被用户投诉的挂号APP,被表述为“平台只起到连接客户和第三方以及咨询服务的作用,不直接为客户挂号”,而在平台的服务事项宣传中,又明确表示提供“代为挂号”的服务。这只不过是左手换右手的把戏而已,黄牛还是那群黄牛,只不过有了更隐秘的铠甲。

       仅仅以提供咨询服务,不直接参与有偿挂号交易为由,试图摆脱为黄牛提供生存空间和便利、甚至是共同谋取非法之利的责任,这既是在打法律擦边球,也是在为平台业务的合法性和合理性埋雷。因此,作为第三方平台,一些挂号APP绝不可以当甩手掌柜,而应建立起严密的审核、检测机制,将黄牛堵在平台之外。

       此外,需要正视的是,“互联网+”只是一种理念,在这种理念下诞生的工具或者运行模式,即可以被监管者利用,也可以被作奸犯科者利用。当年,一些人为线上约号鼓掌并欢呼黄牛终结时,其实就该明白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道理,提前做好预防和打击工作。

       其实,早在2016年,国家有关部门就曾整治有偿“代挂号”网站。“北京预约挂号网”“上海就医挂号网”“上海安帮跑腿服务网”等网站,就曾被依法处置和关闭。就眼下看,监管部门不能因为平台稍微转换一下角色,换套马甲,自说自话“我中立了”,就轻易让其躲过监管,继续为难患者。

(文章来源于网络)

 
【本网整理编辑:huanglili】【新闻来源:中国形象礼仪行业风尚圈】联系电话:01067490691
 
关于我们 | 合作交流 | 有问必答 | 在线咨询 |

中国形象礼仪协会    指导

形象礼仪网    版权所有

北京中形协技术培训中心(普通合伙)    管理维护

copyright©www.cni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60394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6033